<td id="caeea"></td><bdo id="caeea"><center id="caeea"></center></bdo>
  • <table id="caeea"><noscript id="caeea"></noscript></table>
  • 審計案例故事 | “移花接木”終自縛
    【發布時間:2022年10月08日】
    【來源:重慶市巫山縣審計局】
    字號:【大】 【中】 【小】

    “孫大勇呀,已經死亡了4個月了,在他去世當月已通過特困人員救助供養信息系統申報了核減?!?/p>

    “死亡了還繼續領補助,這肯定有問題?!痹扑h審計局的望希心里想。

    云水縣是西部邊遠的山區縣,為了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困難群眾,當地審計機關開展了困難群眾救助補助資金審計。隨著審計的不斷深入,一起“移花接木”騙取困難群眾救助補助資金的案件線索逐漸浮出水面。

    投石問路

    困難群眾救助補助資金數量大、種類多,救助對象的特殊個案也多,但這次現場審計時間只有1個月。

    “這些賬戶有問題!”擅長數據分析的望希在整理銀行發放救助補助數據時發現疑點,數據中存在著在同一個月內,不同人的特困供養補助資金向同一銀行賬戶匯集的情況,李某等4個名字也進入了他的視野??h審計局經責辦主任向往在聽到匯報后立即召開了碰頭會。會上大家七嘴八舌,有的同志說,過去雖然有供養機構負責人或高齡失能老人的監護人等代領情況,但也不排除冒領的可能。

    “鑒于現階段時間緊任務重,望希繼續篩查其他數據疑點,此項疑點交給困難救助補助具體經辦人員去核實,我們再根據他們反饋的情況進行核查?!毕蛲舆^話頭,對下一步工作做了簡要安排。

    望希隨即將數據疑點交給了縣民政局負責困難群眾救助工作經辦人覃朋。覃朋看了下疑點數據上的名字后表示,馬上去核實情況。第二天望希再次問道時,覃朋有些慌亂,連忙承認:“這是我工作上的失誤,我還在核實錯發金額,核實完立馬反饋。錯發的錢我也會馬上追回?!?/p>

    一天過去,還沒消息。向往立即召集審計組對疑點進行再研判。會上,審計組提出3個疑問:如果確為工作失誤,為何數月未領到救助補助的特困人員沒有任何反映?為何數月補助皆向這4人賬戶匯集?為何工作人員信心滿滿保證能將資金收回?審計組當即決定,不再等反饋,立即對疑點進行深入挖掘。

    順藤摸瓜

    望希分析發現,對應特困人員來自不同鄉鎮,且系統名單中并無李某等4人,怎么可能憑空出現錯誤?覃朋又為什么要承認是自己工作失誤呢?

    “喂,王主任嗎?我是縣審計局望希,我們正在開展困難群眾救助審計,想了解一下你們鎮特困人員孫大勇的情況?!薄巴蠋熀?,孫大勇呀,他已經死亡了4個月了,在他去世當月我已通過特困人員救助供養信息系統申報了核減?!?/p>

    “李主任,你們鄉特困人員潘紅現在是什么情況呀?”“望老師,之前核查出潘紅已滿16周歲,不再是特困人員了,3個月前我就在信息系統里申報了核減?!?/p>

    ……

    已死亡、已不再符合條件、已申報核減,幾乎所有的回答都是這樣。信息系統申報了核減,但資金卻集中發放到了幾個賬戶中,難道是串謀騙保?

    審計組立刻決定找相關部門負責人進行深入談話。這一問不要緊,原來,縣民政局分管領導將自己的系統管理賬號密碼委托給了救助科負責人管理,這個負責人又擅自將賬號委托給了覃朋。這就導致覃朋一人就可以完成系統內新增、核減人員審批,甚至是重新制定發放名冊的工作,且無人再對名冊進行審核。一言蔽之,補助資金發給誰,覃朋一個人就可以決定,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風險隱患。

    釜底抽薪

    虛增發放人員、篡改救助資金發放銀行賬號,這些監管漏洞和線索都指向了覃朋。很快,望希到當地銀行調取了李某4人銀行賬戶流水,并連夜對現金流水進行梳理匯總。第二天上午,向往在聽完匯報后,決定直接找覃朋談話。

    當天下午,覃朋如約來到了縣審計局談話室。向往給他倒了一杯茶,不急不緩地問道:“覃朋,你知道我們今天叫你來的目的吧?”“知道,是為了特困救助補助金錯發的問題。是我工作失誤,在操作過程中復制粘貼錯了?!薄罢娴氖枪ぷ魇д`嗎?”向往加重語調,盯著覃朋的眼睛,再次發出疑問。

    覃朋抬頭看了一下,與向往四目相對了幾秒,又將目光移開,回答道:“真的是工作失誤,每個月幾千條信息,我一個人忙不過來,難免會出錯。發錯的資金我個人先墊出來,再找他們追收?!?/p>

    “覃朋,李某4人是誰你比我們清楚吧?”向往拿起辦公桌上放著的一疊審計資料,將目光鎖定到覃朋臉上,緩緩地說道:“他們4人的銀行賬號流水你要不要看看?”一句句問話字字有力,直擊覃朋心底防線。

    只見覃朋神情一滯,半天才說:“我知道,紙包不住火了……”向往乘勝追擊:“覃朋,李某4人到底是什么人?補助資金到賬后他們把錢轉給了誰?”

    “李某是低保戶,他的兩個孫子是特困人員,經常找我幫忙提高補助標準,另外3人是我的朋友,沒有固定工作和收入來源。李某的錢到賬后,大部分會用現金給我,其他3人的錢到賬后,絕大部分會以微信轉賬的方式給我,有時留個幾十到百多元零錢?!瘪蟮拖铝祟^。

    “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用什么方式套取出來的?”向往繼續追問?!皬?020年10月開始,第一次只多打了幾個人的補助。后來多了一些。你們審計來了后,我有些害怕,準備停手,但當時發放名冊已經申報審核了?!瘪蠼又f:“我是在導出系統名冊后,將應停發人員賬號改成李某他們的賬號冒領,過幾個月后再把這批人員逐步核減替換掉?!?/p>

    望著眼前這個年輕人,向往惋惜地問道:“你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嗎?”“開始不知道,我以為后面把錢還了就沒事?,F在知道了,有可能要面臨刑事責任?!瘪笄榫w低落,眼睛有些茫然。

    一花多果

    事情終于水落石出。覃朋利用職務便利不及時核減系統內各鄉鎮上報的應終止救助供養人員,通過隱瞞核減信息、梯次核減、偽造發放名冊等手段,一年多騙取特困人員救助補助資金20余萬元。

    很快,審計組將“覃朋涉嫌利用職務便利騙取特困救助供養等補助資金”“縣民政局審核把關不嚴致使特困救助供養等補助資金被騙取”2個案件線索移送縣紀委監委,當日便立案調查。

    后期,縣紀委監委機關將案件移送縣檢察院提起公訴,同時制作警示教育片《蛻變的人生》,在全縣廉政工作會上開展“以案四說”,要求各級黨組織把教育監督管理貫穿干部培養的全過程,引導干部嚴守拒腐防變底線,對權力常懷敬畏之心,真正做到勤政務實、清正廉潔。(向天泉)

    (注:文中有關地名及人名均系化名)

    責任編輯:歐立坤
    【關閉】    【打印】
    欧洲美女与动性ZoZoZo
    <td id="caeea"></td><bdo id="caeea"><center id="caeea"></center></bdo>
  • <table id="caeea"><noscript id="caeea"></noscript></table>
  •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